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 浏览文章
【文化朝阳】和朝阳有关的两个成语故事
发表时间:2020/4/24 10:17:13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不食周粟、老马识途这两个历史典故,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然而,许多人却不一定知道,它们都出自朝阳。



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

《中华成语大辞典》“不食周粟”条目:食:吃。周,周朝。粟,小米。不吃周朝的小米。

《史记·伯夷列传》记载:“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伯夷、叔齐于商亡后不吃周粟而死。形容气节高尚,誓死也不愿与非正义或非仁德的人有瓜葛。

伯夷和叔齐是商朝末年孤竹国国君亚微的两个儿子。伯夷是老大,叔齐是老三。由于叔齐聪明伶俐,很得老国君的喜爱,孤竹君生前立三儿子叔齐为继承人。但是,按照当时的规矩,君位一般都要传给长子,传给老三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过了几年,孤竹君去世,叔齐出走,欲让位给兄长伯夷。伯夷也不愿作国君而逃避。孤竹国的大臣们见老大和老三相继离去,只好立老二作了国君。

后来,伯夷、叔齐二人在路上相遇,他们闻听西伯侯姬昌(周文王)善养老幼,非常仁义,深得人民拥戴,于是,决定去投靠周文王就这样,两人在周国住下来。许多年过去了,伯夷和叔齐都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周文王去世了,周武王继位当上君王。周武王执政不像他的父亲那样温和,上任不久,就以周文王的名义去讨伐商纣王。讨伐无道的商纣王本来是正义之举,而在伯夷和叔齐的眼里,这种行动却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的,他们决定冒死去谏阻周武王。武王不听,决意灭商,两年以后,周武王终于灭掉了商朝。

周武王灭商以后,天下都归附了周朝,而伯夷、叔齐却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事情,两个老先生对周武王非常失望。为了表达他们不做周朝臣民的意愿,他们以吃周朝土地生长出来的粮食为耻辱,于是隐居到首阳山中,靠采食野菜、野果充饥。

转眼到了深秋,天一天天冷了起来,山上的野果和野菜越来越少了,兄弟二人开始为吃饭发愁了。有时候一天只能采一两把野菜,兄弟二人互相谦让着凑合着吃一点,勉强能够维持生命而已。山下的老百姓知道他们两个的来历,看他们可怜,劝他们下山去弄一点粮食吃,但他们宁死不从,大家也只好让他们顺其自然了。

有一天,二人正在山上采野菜。迎面走过来一个村妇,村妇说:“粮食是周国的土地上长出来的,难道薇菜就不是周国的山上长出来的吗?何必那么认真呢?还是下山吧。”伯夷叔齐听了这话,索性连野菜都不吃了。不久,他们就饿死在了首阳山上。成语“不食周粟”就来源于这个故事。朝阳市喀左县的大阳山,古代称白狼山,传说就是伯夷、叔齐隐居的首阳山。

从西周到春秋,直至战国中期,辽西地区居住着孤竹、东胡、山戎几个族群,有关史料记载颇多。《管子·小匡第二十篇》“(燕)北至于孤竹、山戎、秽貉,拘秦夏”。《国语·齐语》:“(齐桓公)北伐山戎,刜令支,斩孤竹而南归。”韦昭注:二国,山戎之与也。令支,今为县,属辽西 ,孤竹之城存焉。《竺氏家谱》:“孤竹君,讳初,字子朝,姓墨台氏,袭孤竹君国,在辽西。”

除文献记载和孤竹地名外,在辽西地区曾先后出土过大批商代早、晚期青铜器,这些青铜器的集中出土地点在大凌河上游的喀左县境内,是辽宁最早出土殷商青铜器之地。朝阳出土的青铜器上了国家名片---邮电部发行的邮票。1973年3月6日,喀左县平房子公社北洞大队第三生产队村民在村南一丘冈上挖石头时,在距地表30厘米深处发现六件排列整齐的青铜器,五罍一瓿,其中包括著名的“兽耳衔环罍”。此罍口颈内有铭文四字---“父丁孤竹罍”和一个族徽---“亚微”。兽耳衔环罍是商晚期的器物,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唐兰等著名学者据此考证:“喀左属孤竹无疑。”

其实,早在清朝,学者吕调阳的《汉书地理志详释》认为,在今辽宁喀左县“南八里有故龙山城,盖即令支城也……东北二十五里有元利州城,盖志所云孤竹城。”

喀左县当代学者于长江说:“早在3000多年前的商代,喀左一带是古孤竹国的辖区,商周时代的青铜器在这里多次出土,前些年,在喀左挖掘出土一个燕侯盂。这个燕侯盂后来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中的甲字号文物,堪称国宝。匽侯盂内壁刻有“匽侯做盂”的铭文,其意为“匽侯用来盛饭的盂”,“匽”是“燕”的古体,匽侯就是燕侯。毫不夸张地说,伯夷、叔齐就是咱们喀左人!”



老马识途智出山谷

《中华成语大辞典》“老马识途”条目:老马能辨认出道路。《管仲、隰(xi)朋从(齐)桓公伐孤竹,春往冬返,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马而随之,遂得道。

文中的“孤竹”即孤竹国,远在春秋时期,朝阳属孤竹国领地。那时北方的山戎族不断向南侵扰,燕国边患无穷。公元前663年,齐国国君齐桓公应燕国国君燕庄公的要求,出兵攻打入侵燕国的山戎,相国管仲和大夫隰朋随同前往。齐桓公率兵打败了山戎,山戎败退到大凌河流域的孤竹国境内。齐军大军深入,所向披靡,最终攻入孤竹国,杀死山戎头领密卢和孤竹国国王答里呵,这个从商朝开始管辖朝阳地区的孤竹国就此灭亡了。

齐桓公率领的齐军是春天出征的,到凯旋而归时已是冬天,草木变了样。大军在崇山峻岭的一个山谷里转来转去,最后迷了路,再也找不到归路。他们虽然派出多批探子去探路,但仍然弄不清楚该从哪里走出山谷。时间一长,军队的给养发生困难。情况非常危急,再找不到出路,大军就会困死在这里。管仲思索了好久,有了一个设想:既然狗离家很远也能寻回家去,那么军中的马尤其是老马,也会有认识路途的本领。于是他对齐桓公说:“大王,我认为老马有认路的本领,可以利用它在前面领路,带引大军出山谷。”齐桓公同意试试看。管仲立即挑出几匹老马,解开缰绳,让它们在大军的最前面自由行走。也真奇怪,这些老马都毫不犹豫地朝一个方向行进。大军就紧跟着它们东走西走,最后化险为夷,终于走出山谷,找到了回齐国的大路。“老马识途”的成语就出自于此历史故事。

现在,大凌河一带还有叫“孤竹营子”的村庄,可见辽西古国“孤竹国”的深渊影响。

在辽西许多县志中,对“孤竹”也都有记载。民国十九年《朝阳县志》序中记载,“考之史册,朝阳在商周为孤竹国”。《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志》记载:“商,境内属孤竹国领地。”《凌

源县志》:“此地商代属孤竹国地,周初为燕国疆域,燕昭王十二年置右北平等郡。”有专家学者认为:孤竹人原为商先人旁支墨胎氏氏族。商部落迂回南下中原时,孤竹人逐渐与部落联盟分离,开始独立生存。后来,辗转与燕山腹地游牧,发展成游牧与垦殖并举阶段,定居在近辽宁朝阳地区。商汤三月丙寅日封孤竹,大约在公元前1600年。红山文化牛河梁先民们去了哪里?文字没有记载,但也不是无据可查,而是发展成古商人南下中原,一部分落地生根,演化为孤竹人,留在辽西地区继续繁衍生息。文明火炬的不断传承,构成中华民族的伟大文明。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