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乐寿村
发表时间:2020/11/11 10:28:29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张日新

在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的大地上,乐寿村是我们唯一能看到古老留痕的地方。这里住有几十户人家,房舍坐落在大山沟的两侧,如今大沟修上了水泥路,形成一条白色的带子,弯弯曲曲,从远方看来,那是一个诗意的美。山沟的路好走了,人来的就多了。到这里来,看老房子,登山岗,挖野菜,听传说。这儿都是自然相依相融的本态,每一个事物,刻着岁月的记忆,打着生活的烙印。

一个小村,藏在大山里,除了这些生机勃勃的万千植被,还有这里古老的房子,它给人们日子印证着一天天向好的幸福。一个个栅栏小院的菜园,点缀着人们每日生活的灿烂。到这儿来,思想的高度与青山站在一起,心灵的感念与农家锅碗瓢盆相共鸣。老房子是草房,这些草房大多都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盖起来的。从外形看,草房子人字架形状,窗子木框,一个个小方格,窗户纸都撤下去了,从外面看屋里,一清二楚。窗台土墙,没规矩地放着几块石板,上面晾晒着从大山深处采来的药材,知母,柴胡,丹参,还有这里人们常说的“好汉拔”(苦参)。屋门两扇木板,门栓当啷着,半开半掩。喂小鸡小狗的盆子,就在门口前放着,它们随时都能饱食一顿。毛驴拴在正房侧面的一个棚子里面,大石槽里面满满地放着草料,毛驴全身油光发亮。

青山不老,草木不老,那些美丽的传说不老。我第三次来乐寿村了,头两次,都是晴空万里,阳光灼灼。这一次,却赶上了一场雨。大山深处的山尖上,突然过来了一大片云彩,没与我们商量一下,她就坐在大山的顶上,绿油油的树木托着她沉重的身子,就像一个怀孕的女人,一声炸雷,就分娩出千万个雨孩,与树叶吵吵起来;雨孩落在草房顶上,钻进房顶草里,没了动静,不一会儿,房檐的椽子头上,雨孩们就扯开了一个大帘子。一场雨说来就来了,我们跑到一位老人家里躲雨。老人见到我,最先上前拉手,头两次来乐寿村,我听过老人的故事。这一次,我见到老人,老人非常高兴,没说几句话呢,老人就跟我说,十五年没有的户口,落下了,低保也办下来了,并拿出低保证叫我看。老人抬手指着房顶,对我说,这是最近国家给他新盖的房子,日子很快脱贫致富奔小康了。我从小屋看外面,大雨抒情的歌声与山鸡的脆鸣迎合着,大山里的生命在雨中升腾。

一阵雨过去,天空瓦蓝瓦蓝的,那朵行雨的云儿,不见了。周边山顶,山坡,山腰,绿色鲜亮无比。乐寿村大山深处,有原始森林,据说大山里面有一个两丈来高,五十多平方米的老虎洞,人们至今还传说着老虎与青鬃马搏斗的故事。一个人家养了一匹青鬃马,主人使唤完青鬃马,就叫它自己去山里吃草,一连几天青鬃马回家,都是全身大汗。主人觉得不对,有一天就跟在青鬃马身后,看看它都干啥了,弄得全身大汗。主人看着青鬃马到了山洼草坪地,站在那,四处张望,没吃草,主人纳闷,正想上前吆喝青鬃马,突然,原始森林山崖上的大洞里面出来一只白虎,青鬃马哕哕(huihui)地叫一声,白虎站那了,就在青鬃马哕哕,头还仰着的时候,老虎纵身扑向青鬃马,大嘴张开,咬住青鬃马脖子上的鬃毛,主人吓得一声不吭,赶紧猫在树根底下,眼睛盯着它俩厮杀。老虎三招过后,败阵了,跩跩地走了。青鬃马低头吃草,然后,转身回家。主人看了这一场,觉得青鬃马大汗全身,是脖子上的鬃毛碍事了,于是就给鬃毛剪了下去。第二天,等到天黑青鬃马没回来,主人去山里,一看青鬃马的肚子都叫老虎掏开了,再看,青鬃马的脖子,一个大口子,血都凝固了。主人嚎啕大哭,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害了青鬃马。山腰上,现在立着的那个石碑,据说主人是为了赎罪,给青鬃马立的。

乐寿村是天然的氧吧,人之长寿,就得益于此。自然植被原始,人们生活悠闲,夏季雨水充沛,秋天山坡层林尽染,风景如画。大山两侧树木,叶落之后,野鸡长鸣,野兔欢跳,原始森林深处,野兽出没。人们享受着冬天的沉静,阳光的暖意。乐寿村,近年来了好多艺术采风的人,他们描绘自然的美丽,拍摄生活的幸福。在这块福寿之地,获得身心给养,精神快慰。

责任编辑:陈晓杰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