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辽西走廊之大凌河流域廊道的历史地位与当代价值
发表时间:2021/2/5 10:40:23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c5eef050d7d6450091d12f9b40a0ee94(1).jpg

崔向东

辽西走廊之大凌河流域廊道在文明起源、民族迁徙融合、文化交流融汇、经贸往来、边疆经略和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多元一体化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辽西走廊之大凌河廊道以燕山各关口为界,形成口里——口外。大凌河廊道主要由古北口——平冈——柳城道、卢龙(喜峰口)——平刚——柳城道和无终——平刚——柳城道组成。大凌河廊道在红山文化时期已见雏形,商周时期成为常行之道。廊道为历代所沿用,成为北方、东北众多民族频繁迁徙南下和中原汉族北上的最主要的交通廊道。辽西走廊属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渔猎文明的连接地带,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在此不断转换,历史上属于多种经济成分并存、多种民族杂居、多种文化因素荟萃的经济、文化和民族交融之地。中原农耕文化和北方游牧文化在此不断碰撞、交流,中国历史上的许多重头戏都在此上演。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的一连串问题,中华民族的形成,中华文化的不断重构及多元一体化特征等都可以从这里得到最好的说明。

这一地域有着“上万年的文明起步”,最早出现文明的曙光。红山文化时期,辽西古廊道基本形成,从“自然交通”、“部族交通”到“社会交通”的演变正是社会组织不断强化的结果。从这个意义说,辽西走廊催生了古代文明起源,红山文化最早放射出人类文明曙光,将中华文明起源提前1000年,提供了中国文明起源的辽西个案。辽西地区较早地形成“古国”,出现文明的曙光,无疑与“大凌河流域廊道”密切相关。

这一地域是民族融合的大熔炉,历史上东胡族系、肃慎族系、濊貊族系和华夏族系在辽西走廊交流融合。历史上先后在辽西地区活动和流转迁徙过的部族、民族主要有孤竹、屠何、山戎、俞人、东胡、肃慎、乌桓、鲜卑、高句丽、库莫奚、契丹、渤海、女真、蒙古、满族和汉族等,这些民族与汉民族通过辽西走廊实现了民族迁徙融合和文化碰撞交流,有力地推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化进程。自战国以来,辽西走廊就成为农耕与游牧民族对峙、融合之场域,辽金元明清时期,汉族与契丹、女真、蒙古、满族等民族不断碰撞融合,尤其是明清以来的民族迁徙、融合,形成了近代以来辽西走廊民族分布和共生互动的基本格局。东北成为中国牢不可分的一部分,得益于辽西走廊这一过渡地带的民族融合。

这一地域一直是不同文化传播、交流的独特区域,不同民族以自己的文化特色塑造着辽西走廊的文化面貌。在不同历史时期,辽西走廊的文化交融体现为两种倾向,一是汉化,如秦汉时期,乌桓、鲜卑人学习汉人的制度和文字,日渐与汉人同化。“三燕”时期,慕容鲜卑“渐慕诸夏之风”,“法制同于上国”。二是胡化。无论是汉化还是胡化,都体现了走廊地带的多民族文化相互吸收、借鉴、融合,这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结果,都在更大规模更高层次推动了“多元一体”中国的发展。

这一地域与北方草原丝绸之路相连接。“北方草原丝绸之路”位于北纬40度至50度之间的欧亚草原地带,是最早的横贯亚欧北部草原的古代文化交通线路。“北方草原丝绸之路”与“辽西走廊”在朝阳交接,不同文化在此交汇。中亚、西亚的玉石、琥珀、玛瑙、珊瑚、毛织品、香料、玻璃器等由西而东,并由朝阳经“营州道”运达朝鲜半岛。辽西走廊与北方草原丝绸之路的连接,形成了更大的历史格局,对东北亚各民族历史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这一地域对边疆经略与军事意义更为突出。历史上,辽西走廊是中原政权控制边疆的国家廊道。中原政权对东北亚的控制实行藩属朝贡,辽西走廊是藩属朝贡体系中交通道路骨干,向北连接渤海道、海西东水陆城站路;向东连接营州道。在中国疆域的形成和巩固过程中,辽西走廊发挥着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

辽西走廊之大凌河流域廊道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其当代价值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典型区域。辽西走廊是“历史上形成的民族地区”,辽西走廊以民族和文化的交融互动成为从走廊认识“中国”,理解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多元一体化及中国疆域形成过程的一个极好视角,有助于深化对中华民族、中华文化和中国疆域形成的“多元互构”过程的理解,丰富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形成的区域经验,对促进民族和谐团结,推动民族地区经济、文化、教育发展,从而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具有特殊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二是提升区位优势和地位。辽西走廊连接不同的地理板块和经济区域,辽西走廊地带是辽宁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区域节点,是中蒙俄经济走廊互连互动之路,与当今京津冀一体化、环渤海经济圈密切相关。时代发展为古老的辽西走廊提供了新的机遇。京沈高铁的开通,使辽宁建设“辽西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先导区”的美好愿景变成现实,实现资源、产业、技术、生产力、人才、物流的再配置。辽西走廊之大凌河廊道再一次焕发生命力,这是历史的机遇,也是历史的必然。

三是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文化产业优势。大凌河流域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但却有着丰富而深厚文化底蕴和文化资源,要善于把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文化产业优势。这个地带历史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众多,类型丰富,是打造线性民族文化旅游产业的重要区域,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前景,是一条极具开发利用价值的“文化遗产廊道”。历史上,各民族在辽西走廊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和景观,这些文化遗产和景观呈线性分布,数量多,民族特色鲜明,线性结构突出。因此,一定要转变思路,重视“遗产廊道”开发利用,打造线性文化遗产旅游。

四是辽西走廊“历史的地理枢纽”,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以大凌河流域为代表的辽西走廊已经成为辽宁的一种重要文化符号。而辽西走廊的文化符号是“诗书之路”,这一文化符号是辽宁独特的文化资源,是辽宁文化软实力的具体体现,要充分挖掘、利用辽西走廊文化符号内涵。

责任编辑:陈晓杰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