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辽风宋雨神水馆
发表时间:2021/9/26 10:08:44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皇甫刚

少年病肺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难。莫倚皂貂欺朔雪,更催灵火煮铅丹。夜雨从来相对眠,兹行万里隔胡天。试依北斗看南斗,始觉吴山在目前。谁将家集过幽都,逢见胡人问大苏。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虏廷一意向中原,言语绸缪礼亦虔。顾我何功惭陆贾,橐装聊复助归田。

这首《奉使契丹二十八首》之《神水馆寄子瞻兄四绝》是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的苏辙(1039-1112年,字子由、同叔,号颍滨遗老,四川眉州眉川人)在1089年出使辽国途中,抵近距中京不远的辽西境内,夜宿神水馆时所作。而当年的神水馆,就位于现今凌源市的热水汤。

回顾一下历史:宋朝和辽国从公元969年至1004年在燕云地区(河北、山西北部)屡生战事,直至澶州(今河南濮阳)之战后,北宋皇帝宋真宗赵恒与辽国皇帝辽圣宗耶律隆绪在景德二年(1005年)一月,各派使臣在澶州订立合约:两国为兄弟之国,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辽以白沟河为界,史称“澶渊之盟”。自此,两国百年无战事且礼尚往来,通使殷勤,双方互使累达三百八十多次,可谓“和平友好”了一个世纪。而苏辙出使辽国就发生在这百年安宁中的1089年。当年十月,时任吏部尚书的苏辙因处理西夏事务有功又被宋哲宗赵绪委以生辰使的重任,出使辽国庆贺辽道宗耶律洪基的生辰。辽国的原名为契丹,后因其居于辽河上游之故,遂称“辽”。辽最大的陪都中京遗址就在现今的内蒙古宁城县天义镇和大明镇境内的老哈河北岸,当年苏辙出使的目的地即是中京。他也因此与途中辽西凌源的热水汤神水有了一次“亲肤”之缘。

苏辙从东京(今河南开封)出发,经由滑州(今河南滑县)、再过相州(今河南安阳)、雄州(今河北雄县),然后过了白沟河(宋辽界河)。再从白沟河往北约行二百多里到达燕京(今北京)。

环绕燕京的桑干河在初冬的寒夜里已有了一层晶亮的冰茬儿,此时苏辙的心绪不再是燕京以南一路的山水浪漫、诗情雅韵了。他开始忧虑是否辽国的毡房顶已有了积雪,他记到:“北渡桑干冰欲结,心畏穹庐三尺雪”。苏辙出燕京永平馆,向东北分别经望京馆(今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孙河村)、怀柔馆、密云馆、就到了金沟馆(今北京密云县东北四十五里,已没入密云水库中)。金沟馆以南,有平坦的石铺路或沙土路,均能骑马乘车。然金沟馆再往东北方向走,就是山崖陡峭突兀、道路狭窄崎岖的险峻之隘古北口。车辆无法通过,只能走单骑,且马蹄之下的山路偶有顺山水冻结藏于砂砾或浮土底下的“贼冰”,更增一份颤心。作为大宋使臣的苏辙骑在马上,深一脚浅一脚、前滑后仰,左颠右簸地穿行于曾是大宋疆土的古北道上,心中别有一番感喟。途中经过孤立于瑟索的野草丛中的杨业庙,苏辙下马伫立,默视良久。他想到杨业老令公当年被辽国囚禁于此,高悬民族气节绝食以毙,再也难掩悲情,叹到:“驰驱本为中原用,常享能令异域尊”。遂一躬扫地,起身许久后才上马而行。

苏辙一行人过了会仙馆(今承德隆化泊头沟村),沿途落木萧萧,原野寂寥,一路跋涉终于在十一月二十六日来到榆州(清为“建昌县”,今辽西凌源市)地界。但见木兰山山岭逶迤、榆河(大凌河的西支流,大凌河古称白狼河)蜿蜒如带。越往北走天气愈发的阴晦起来,风也越来越大,不一会竟下起雨来了。辽国的雨可不像苏辙所熟悉的中原冬雨之细细蒙蒙、纤弱如丝,而是萧萧瑟瑟、坚硬冰冷。苏辙一行人虽都穿上了“油衣”雨裳,也戴上了雨笠,但辽国的北风刚烈劲猛,助虐雨势,雨笠半掀,油衣大卷,苏辙等人的“防雨装备”已大失所用,身上大部分被雨淋湿,寒意袭心。天色渐晚,苏辙命人撑起油布伞打开地图:下一个驿馆---神水馆(现名“热水汤”,因清朝康熙皇帝回乡祭祖路过神水馆,沐浴后龙颜大悦即兴赐联“宝地灵泉热水汤,能医百病胜八方”,百姓遂尊金口,神水馆改名热水汤)。

果不其然,顺着侍从手指方向,在风雨中隐隐可见不远处路旁的树林间有条像游龙一样的“白烟雾气”。那盘曲升腾的白气受到风雨的狂压笼浮河上却绵延不绝。苏辙低头细看地图:神水河(清《承德府志》卷十七载:“建昌县有阿兰善河,汉名神水”,《塔子沟纪略》中也称为“阿兰善河”,后称为“热水汤河”)!这神水河发源于热水汤三棱山后,全长约二十公里,向南注入榆河。因这神水河一年四季从未断流而称为神水,神水馆就是依河而建因水得名。热水汤的天然温泉又在馆驿院中的七口泉眼(《元一统志》称“乌尔哈泉”)奔涌而出,源源不断地注入神水河,因而神水河上春夏秋冬都“仙气缭绕”。众人狂喜,遂在风雨中加快了北行的步履,因为没多远,就是声名远扬的神水馆了。

神水馆,民间传说是红山先人祭祀女神之前要在这里吃斋沐浴。又相传唐玄宗处理朝胡库莫奚战乱,曾携杨贵妃在这里洗过温泉澡。还有辽重熙二十一年,辽兴宗耶律宗真也来过此地“兴温泉、射虎诸山”。苏辙一行人沿河依路行过一片小平原后就进入了一个呈南北走向的川谷,临近川谷正中略宽阔的地场,一眼望得见神水馆被神水河半环绕着默立于风雨之中。驿馆的旗幌就在风雨飘摇中迎来了大宋的使臣、吏部尚书苏辙苏子由。

进入驿馆,院里景象之规然有序、暖意融融与院外的荒凉凄冷、风雨潇潇截然不同。但见:车量均被安置于后院架牢遮苫;马匹全都拴入畜棚添草加料;各路商贾抖挂油衣雨笠居入客房;西面厨厅饭菜飘香;东面浴堂热气腾腾;人声嘈而不杂;氛围热而不闹。苏辙的旅途劳顿、雨寒侵染所带来的身心疲惫在进入馆院的一瞬间已消减大半,况且风雨留客也是天意,遂递了官帖,一行人决定好好地在此一宿。

晚餐用过,苏辙自然也想沾一沾这得天独厚的“帝气”,思忖再有一天路程即入中京,也该焕个神采,于是便饶有兴致地入神水馆池泡了温泉。置身于滑腻、清沏、滚热的天然泉水中,苏辙几番淋漓,很快面现童颜,汗如珠落,顿觉身心俱爽。待擦净汗身,他换上一身干净衣衫,脚步轻快地来到驿馆客房廊前,发现此时冬雨早已停歇,夜空似洗,头顶的北斗正灿若七盏明灯。许是这情景如镜触动了文思,朗朗夜空下,他顿觉身处异域之空寂,不由得南望天宇,目有凝滞,想到了与自己最亲近的兄长苏轼。

说起苏辙与苏轼,可称得上是“亦师亦友”。兄弟二人总是患难与共,在逆境中彼此安慰鼓励,传说两人梦中常见彼此,相互赠诗也颇多。苏轼曾在诗中说“我少知子由,天资和且清。岂独为吾弟,要是贤友生。”弟弟苏辙后来也在苏轼的墓志铭中写过“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更有苏轼在密州时思念弟弟所作《水调歌头》中写的千古名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可见他们兄弟二人情笃意厚。

此刻苏辙思绪万千,想起自己自年少便体弱多疾,畏寒怕冷,出使辽国本是他不情愿的。并不因为他身体羸弱不堪旅途,而是他觉得自己作为堂堂大宋国的使臣去安抚一个宋朝的附属小国是一种屈辱。他曾把不想去辽国的想法写诗说给兄长苏轼,苏轼读后连夜写下《送子由使契丹》劝慰鼓励弟弟要勇敢前行并要把事情做到细腻入微,诗文如下:

云海相望寄此身,那因远适更沾巾。

不辞驿骑凌风雪,要使天骄识凤麟。

沙漠回看清禁月,湖山应梦武林春。

单于若问君家世,莫道中朝第一人。

弟弟苏辙深受兄长苏轼这首诗中爱国情怀的激励,他决定要在异域他邦一展中原使臣风采,为国扬威、为家守尊,遂欣然受命。此时他又想到了离家出行时,家人为他准备了貂皮大衣以备防寒之用,更平添一分思乡之意。刚刚这一汤温泉,洗去一路风尘与疲惫,他即刻一扫凄凉忧郁。隔着万里胡天,他竟然感到了家的温暖,也许兄长苏轼此时就在杭州吴山脚下,也在遥望北斗吧?来途小驻在燕京都府时,辽国接班使臣曾问起他兄长的《眉山集》,当时他就想到中原的书籍竟使契丹人如此喜爱,这些痴贪于中原文化的胡虏说不定时刻都在觊觎着我宋朝的大好河山吧?难怪他们言语婉转,礼仪虔诚,其实谈笑间都隐藏着狼子野心。一瞬间,他还想起了汉高祖之麾下的能臣陆贾。陆贾曾凭伶牙俐齿恩威并济,说服南越王赵佗使之俯首对汉称臣。苏辙自惭无功可与陆贾相比,更想到自己也许有一天只能回归于田园,和家兄一起躬耕陇亩,赋闲聊诗了。于是,他铺纸研墨,笔走龙蛇,写下了这首《奉使契丹二十八首》之《神水馆寄子瞻兄四绝》。

据史料记载,苏辙后来到达辽中京,受到辽圣宗耶律洪基的热情款待,他详细完整地记录了为辽圣宗祝寿的全过程。在辽国住了两月有余,出色地完成了朝廷交给他的出使任务,巩固了两朝的友谊,并于第二年(元祐五年)正月从辽中京启程南归,一个月后回到京师交旨。

在返途中,苏辙再过神水馆时,虽然北方的初春乍暖还寒,但阳光已然明媚鲜亮。馆驿的旗幌在微风中轻轻浮荡,汤池木房的屋顶依然热气升腾。神水河面两侧还结着白亮亮的冰层,但河心的一股清流仙气缭绕,奔流不息。景色暖人再加上差使圆满完成,更使他归乡心切,遂深看一眼神水馆,打马加鞭,朝着家国的方向扬尘奔去,而这首千古名篇就随同马蹄声声被敲击在了辽西牛河梁下的这片红土大地上。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