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体> 娱乐> 浏览文章
田羽生:想找滞留武汉的大连小伙聊聊
发表时间:2020/3/26 11:19:43 点击数:(0) 来源:北京日报

  2月6日从成都老家回到北京后,导演田羽生就已经恢复了天天工作的状态。这段时间以来,他和团队一直坚持线上包工,推进新项目的策划。曾经打造出《前任》系列爱情电影的他对当下年轻人的生活和喜好有着敏锐的嗅觉,他透露,不仅《前任4》还在进一步探索中,就连以疫情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也在积极筹备。

  “好在我们搞创作的不太受办公条件限制,我们团队一直通过微信文字或语音的方式沟通,大家在线构思剧本、头脑风暴创意。”疫情并没有让田羽生闲下来,相反,他的微信里每个项目都有相对应的工作群,每天各种信息爆炸,他都要一一回复,参与讨论。不过,他也坦言线上工作的效率确实没有线下高,“面对面讨论剧本大家都会更投入,能激发出更多的火花。”

  除了筹备原有项目,疫情发生后,田羽生和他的团队也开始从疫情新闻中汲取灵感,积极搜寻创作素材,寻找能够进行影视改编的抗疫故事。“目前我们已经初步构思了五个疫情相关的故事,也都在跟有关部门沟通,有望在疫情结束后进一步推进。这五个故事有的适合做成一个拼盘作品,有的可以拓展开来形成一个独立剧本。”

  其中一则大连小伙滞留武汉成抗疫志愿者的新闻,最让田羽生感到兴奋。“这个新闻前半段非常有喜剧效果:一个要去长沙的小伙子,阴差阳错误入了开往武汉的高铁,最后滞留武汉,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喜剧情境,电影感特别强。后半段又出现了很多感人场面,比如他在医院当志愿者时和医护人员、病人之间的关系,他最终会离开武汉、离开奋斗的岗位……经过了前面的笑声,故事又回归到一个严肃的主题,这是我喜欢的创作方向。”田羽生说,这个小伙的故事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中国版《幸福终点站》,“故事里没有大是大非,有的只是一个小人物在特殊时代大背景下的命运转折,并且由此折射出他对身边人的情感变化。”现在,田羽生已经和团队着手将这则新闻进行影视化改编,他还希望能够找到新闻中的这位小伙子,详细聊聊这段“人在囧途之汉囧”经历。“也请大家一起帮我找找这位东北小伙,我想跟他聊聊。”

  为保持和提升创作力,持续看片已成为田羽生每天雷打不动的功课。“作为从业者,我给自己规定每天至少看一部电影。这段时间看的新片里,《世界上最美丽的离别》《阳光普照》让我印象比较深刻。我还喜欢看老电影,翻来覆去地看,比如《教父》《辛德勒的名单》《这个杀手不太冷》《放牛班的春天》,我会反复看,每次看的感受不一样。”

  谈及疫情对电影业的影响,田羽生认为,相对处于行业前端的创作而言,疫情对影院的打击要大得多。“影院关门了,很多事情也被迫停下来,但是大家基本都没有停工,都在想未来的项目要怎么做。这次疫情闲下来的时间,也是导演们沉下心来研究剧本、创作故事的时间,大家都在积攒力量,说不定疫情过后就会出现很多优秀剧本和电影。我认识的导演们大家交流起来都互相打气,觉得问题不大。”

  至于影院的恢复,田羽生觉得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看电影不是刚需,一定是排在衣食住行之后的事情。就算影院宣布开业了,观众首先还要过心理关,影院属于密闭空间,跟陌生的人一起排排坐两个小时,还是很有风险的。”此外,田羽生还有点担心疫情把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影院观影习惯又弄丢了。“如果大家习惯了在家用电视、手机看电影,对影院来说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是我相信电影院还是一个无法取代的观影场所,观影效果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社交功能。”记者 袁云儿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